穆拉利会为谷歌汽车进入中国扫除障碍吗

浏览量:30 次

谷歌是一个问题企业,它的问题比穆拉利担任CEO之前的福特更严重。

长期不重视中国市场的福特,在金融海啸引起的底特律大溃败中吃了苦头。别的车企如通用,尚能依靠中国市场苟延残喘,福特却只能通过出售旗下多数优秀品牌的方式,来获得生存的资格。未接受美国政府援助的穆拉利选择了卖品牌,不过是一种自残求生的方式。尽管福特患的是“乳腺癌”,在切除病灶后就有可能治愈,但如果止不住血,也有可能惨死在死神的镰刀之下。

在穆拉利任内,福特在中国的投资总额达到49亿美元,合资企业的产能扩充了一倍。这或许是穆拉利最聪明的举动。人们热衷于抨击的中医,可能很难用西医的临床验证理论来解释,但今天已体现出更多的开放性和包容性。一个企业即使到了垂死关头,如果将赌注押在中国市场,也有可能逃离鬼门关。

福特越来越好,是穆拉利“一个福特”理论的功劳吗?绝对不是。福特在中国的一系列大投入,已经显现出惊人的回报率,注定了这个企业在今后多年内都不会出问题。这就给一些企业,包括所谓的高科技企业提了个醒,不重视中国市场,在下一次金融危机中,你可能会死得很惨。

美国企业视中国为命根儿源于这里的庞大需求,而且需求始终在增长。从电脑、手机到汽车,他们看到了巨大的潜力和能量。以Windows统治天下的微软时代已经过去,苹果成了IT业真正的霸主,并将触角伸到了大数据时代的车联网。穆拉利拒绝微软是对的,中国政府对信息安全的重视,注定了微软这样的企业很难有出路。人们对Win8不安全技术架构的质疑,微软至今都没有作出辩护,这个被垄断暴利惯坏的企业,已是强弩之末。

穆拉利加入谷歌董事会之后,会做什么?这是人们最关注的问题。穆拉利在汽车和航空产业方面的专业知识,绝对是谷歌的一笔财富,因为谷歌正打算在无人驾驶汽车、车载信息娱乐系统,以及无人机和卫星提供网络连接方面大展拳脚。

退守香港市场的谷歌搜索,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已经被百度侵吞。虽然google.cn的域名还在,但这个搜索引擎已经成为鸡肋。有人可能会说,谷歌在Android系统上的市场占有率并没有丢失,除了苹果之外,中国手机市场依然是Android系统的天下。鄙视中国市场的谷歌,其实一直在偷偷地赚中国人的钱。

问题在于,未来的Android Auto操作系统以及无人驾驶汽车,都是需要连接服务器的,这势必会涉及信息安全问题。微软在Win8的安全问题上都是如此怠慢的态度,一向狂傲的谷歌就更不用指望了。

值得一提的是,谷歌在退守香港时,已经关闭了在中国大陆的服务器。可以想见,Android Auto是很容易遭遇防火墙问题的,甚至会影响到行车安全,这个系统想和苹果Carplay比拼,基本是没有胜算的。

穆拉利对中国的友好,是否会改变谷歌CEO拉里·佩奇的偏执心态呢?这取决于谷歌的未来战略。拉里·佩奇最后悔的事儿,恐怕就是放弃了中国市场。这个市场曾经给了谷歌巨大的市场占有率和数不清的合作机会,看看今天如日中天的苹果,以及越挣扎越堕落的微软,拉里·佩奇恐怕会幡然醒悟吧。

无人驾驶汽车是谷歌的一个赌注,谷歌可能会推出自己的汽车品牌,或者将技术售卖给其他车企,但如果中国不向它敞开大门,谷歌将不会分到多少蛋糕。建议拉里·佩奇学一学德国车企,后者在中国电动车产业政策制定上拥有较强的建议权,包括充电协议标准都将与中国统一。这也意味着,未来中国的电动车产业,德系品牌可能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拉里·佩奇已经41岁了,在“不惑”的年龄,他应该向“古稀”的穆拉利求教,商业价值的真谛是什么?长期以来,谷歌都顺从地向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提供用户数据,不知不觉地成为美国政府的牧羊人。不久前披露的一封内部邮件,也证实了谷歌与NSA的“隐秘关系”。这都说明了,谷歌的商业并不纯粹。

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进入中国的前提,就是要与NSA断绝关系。这个时候,穆拉利与美国政府官员的交情就用得上了。这些年来,谷歌诠释了商业是如何被政治绑架的,如果拉里·佩奇还怀有儿时纯粹的梦想,就应该听穆拉利讲讲中国故事。有时候,复杂的不是商业,而是人心。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穆拉利会为谷歌汽车进入中国扫除障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