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迎秋:穆拉利去谷歌是一个信号

浏览量:21 次

本周,前福特CEO穆拉利在离开汽车业不到两个月后,宣布就任谷歌董事。我觉得这是一件对汽车行业来说值得一提的大事。

首先,它传递出汽车行业将不可避免地直面来自业外挑战的强烈信号。回顾从上世纪到今天的国际汽车竞争格局,无非是各大汽车公司间此起彼伏的“轮流坐庄”。从欧美一统天下到后来的欧美日“63”格局,再到后来的美国汽车危机以及韩国汽车崛起,无论谁跟谁掰腕子,都是汽车企业间围绕着传统汽车在较劲。而从今天起,这样的竞争可能会发生变化。

这是一种全新的、全方位的挑战。有观念的、有概念的、有路径的、有技术的,特别是移动互联时代下对于汽车的认识都是新的课题。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就面对新挑战这个话题和一些汽车企业在交流,但大部分人都对来自业外的产业革命不认同。都说汽车行业有其独特的特点,“外行人”不可能掌握“核心要素”,言外之意是汽车的事儿只有汽车人才能解决。、

但他们忘了,穆拉利曾经就是一个“外行”。2006年,当穆拉利从波音公司空降到福特时,谁会想到,从他到任那天起,福特一天天地变好了。最经典的一幕是,2008年美国汽车危机,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在美国国会接受质询时,只有穆拉利说出了福特不需要政府拨款救助的话。

面对挑战,汽车业最要紧的是转变观念。

这可能是一场革命。十几年前一位跨国汽车公司的董事长就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了资本市场的冲击。他对我说,当地一个电信企业的市值是自己汽车公司的几倍,如果有一天该电信企业入股到自己的汽车公司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那个时候我们可能不理解这其中的含义:不懂汽车怎么发挥主导权?而今天这全然不是个问题。移动互联时代下新技术对传统汽车技术的冲击已经不是我们过去说的汽车那点事儿了。

穆拉利曾经被传是去微软,但无论是微软还是谷歌,都是IT企业。这两个企业有两个共同点:都是财大气粗,都要搞全新的汽车——无人驾驶汽车。但我更看好这两个企业的另一点,即创新能力。以他们的财大气粗,以他们的创新能力,相信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有一种全新的汽车展现在世人面前。而对于汽车业来说,更可怕的是,作为成功汽车人的穆拉利和IT业的创新能力结合到一起所迸发的强大力量。

在这种力量下,我们真的应该考虑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未来汽车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么?未来汽车业的竞争格局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么?

我查了一下通用汽车的市值,601.28亿美元;而谷歌的市值是3944.28亿。这样的对比是沉重的。

有人也许会说,汽车业会灭亡么?我的答案是,汽车业不会灭亡,但传统汽车业一定会灭亡,今天的汽车一定不是明天的汽车。我记住了有人跟我说过的一件事儿,美国的一家高科技的玻璃企业已经研发出不用雨刷器的风挡玻璃,并且将很快商业化,如果这样,今天的雨刷器企业就该灭亡了。

穆拉利去谷歌真的是个信号。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吴迎秋:穆拉利去谷歌是一个信号